岳云鹏沈腾《王牌对王牌》剧本台词完整版

小岳岳
2141
文章
230
评论
八月 3, 201818:16:01岳云鹏沈腾《王牌对王牌》剧本台词完整版已关闭评论 3,216

岳云鹏:谢谢,谢谢大奖的热情掌声,我相信这个掌声不止是给我的。
沈腾:肯定不是。
岳:有没有喜欢沈的鼓掌我看看。
沈:不单不是给你的,其实都是给我的。
岳:先做一个介绍,我是德云社的相声演员一个小学生我叫岳,这是我今天的搭档叫沈,我们哥俩临时搭档给您说一会儿相声,我能想象到此时此刻沈非常的紧张非常的忐忑,因为据我所知这是他第一次说相声。
沈:对。
岳:首秀,把第一次给了喜剧人 开心吗?
沈:开心 。
岳:特别的好,这个沈啊,据我所知,非常的有文化,有涵养,了不起的一个演员。
沈:不敢,不敢。
岳:按说这个相声演员拼到最后一定拼的是文化。
沈:这话没错。
岳:对吧。
沈:对。
岳:想问问您什么学历?
沈:不高,大学本科。
岳:大学本科,好,小伙子。
沈:你什么学历啊?
岳:我什么学历?啊哈哈,大学。
沈:哪所大学啊?
岳:北大。
沈:哪儿?北大,北京大学?
岳:可以可以可以。
沈:什么事可以啊。
岳:北京大学我从那儿路过过。
沈:废话,我还从那儿路过过呢。
岳:不是。
沈:那北京航空航天大学?
岳:那叫空大那叫北大吗?
沈:那叫北航。
岳:咱俩都互相这么尴尬有意思吗。
沈:你非要提啊。
岳:那不是差一点。
沈:也不是。
岳:不是。
沈:北京联合大学?
岳:那叫合大,联大。
沈:脸大,我看你,到底哪个北大?
岳:北京大兴啊。
沈:谁问你住哪儿了,我问你在哪儿上学。
岳:我没说我住那儿啊,北京大兴啊。
沈:北京大兴哪儿有大学啊?
岳:庞各庄大学。
沈:庞各庄那叫大棚。
岳:别跟我提大鹏,知道吗,别跟我提大鹏,到现在《煎饼侠》没给我钱,知道吗。
沈:谁说是那个大鹏了。
岳:跟我聊什么大鹏啊。
沈:我说这不是人,这是种西瓜那大棚,北京大兴庞各庄种西瓜大棚。
岳:我没上过大学,行吗,怎么了,我骄傲了吗 。
沈:你凭什么骄傲啊?
岳:我自豪了吗,没上过,怎么了,照样说相声,就这么不要脸,怎么了。
沈:真替你臊得慌。
岳:你不用臊得慌。
沈:高中上过吗?
岳:什么。
沈:高中。
岳:高中得上了,知道吗,高中得上了。
沈:高中在哪上的?
岳:庞各庄,庞各庄一高。
沈:上了几年啊?
岳:好几年呢。
沈:好几年是几年。
岳:一共几年,告诉我一共几年,高中一共几年?
沈:一共几年都不知道,你告诉我你上过高中。
岳:还挺聪明,还挺聪明, 诈不出来,看见没有,我以为能诈出来呢,哇!小品演员也这么聪明。
沈:小品演员怎么就傻到哪儿去了。
岳:不错,不错, 高中我四年,从你的眼神我就能看出来不对。
沈:到底几年?
岳:三年,缓和了好多,三年。
沈: 都学的什么呀?
岳:学的东西可多了,插秧啊,捡苗啊,没上过高中,怎么了。
沈:没上过高中你就说。
岳:我骄傲了吗?我自豪了吗?我问问今天在座的各位,有没有没上过高中的举手我看看?哇,你们好不要脸啊,震感举手啊。
沈:初中上过吧。
岳:初中得上了,初中要是没上。。。(观众:咦~~~)
沈:初中哪上的?
岳:庞各庄一初。
沈:老庞各庄的,初中上过几年啊?
岳:八年呐?八年,还告诉我虚的扎实,三年,初中也是三年。
沈:真蒙对了。
岳:什么叫蒙对了。
沈:那初中学的什么呀?
岳:我不能老插秧吧,这怎么该群口了,我觉得在这个台上聊那个没有意思,聊,就聊让大伙儿喜欢的。
沈:什么大伙儿喜欢呀。
岳:什么大伙儿喜欢,我问问你呀一个月挣多少钱。
沈:这是不是有点私密了。
岳:是不是敏感了。
沈:太敏感了。
岳:问就问敏感的,多少钱。
沈:一个月,不到十万块钱。
岳:不到十万,说具体点。
沈:四千三。
岳:你稍微等一会儿,你们管四千三叫不到十万呢。
沈:四千三到十万了吗。
岳:你看那个郝建的样子,四千三到十万了吗,确实没到。
沈:你呢。
岳:我每个月不到一个亿。
沈:你就直接说三千几。
岳:三千五,你们每个月奖金多少钱 ?
沈:你们还有奖金啊。
岳:没有啊。
沈:没有,你问我,吓我一跳。
岳:省的你尴尬嘛。
沈:吓死我了,我就说呢,你师父不能那么大方 。
岳:你们年终奖多少钱。
沈:年终奖六七十万吧。
岳:多少?
沈:六七十万。
岳:你先站好了,我跟我师父聊会儿。
沈:别别,干嘛去。
岳:六七十万!凭什么我每年的年终奖八十万,为什么。
沈:你咋这么贱呢你。
岳:应该跟大腕一样一样的,六七十万,对不对,哥。
沈:你多出来那一二十万那都是伙食费。
岳:你看这句后台没有啊,对词的时候没有。
沈:会现挂了。
岳:不错,不紧张了吗 ?
沈:不紧张。
岳:不紧张太好了。
沈:我觉得捧哏太难了。
岳:太难了,逗哏敢不敢?
沈:逗哏可以尝尝。
岳:亲爱的朋友们意外收获啊!我们在后台对词绝对没有,敢逗哏了,看来是不紧张了,来一个。
沈:这没桌子挡着,又有点紧张了 。
岳:重新鞠躬,逗哏了。
沈:说相声真的挺难,第一次说相声,十分紧张,跟小岳岳熬了几个大夜。
岳:三天。
沈:熬了三个大夜,眼眶都黑了,别看我之前没说相声,但我跟你们相声界的大腕什么马三立呀,侯宝林啊,这些大师们都不认识。
岳:你不认识你提他干什么,我以为你们好朋友呢。
沈:那常宝华我也不认识。
岳:我也不认识啊,好尴尬。
沈:但我提一个人,你肯定认识。
岳:谁?
沈:于谦于老师。
岳:我大爷。
沈:我兄弟。
岳:你们逗哏的怎么都这么不要脸呢。
沈:你还知道啊,你还知道啊,我跟你大爷私交甚好,没事就跟你大爷喝点。
岳:好好。
沈:你大爷有一天喝多了。
岳:别骂街啊,头两个我没理你,过去就完了,连说三你大爷,你大爷。
沈:急什么啊。
岳:你先骂的街。
沈:谁骂街了,于谦是不是你大爷。
岳:是我大爷,但你别总说你大爷你大爷你大爷的。
沈:那我该说什么,于老师。
岳:这个好。
沈:有一天我跟于老师喝酒,于老师喝多了,非要逼着我开车送他回家。给他送到家门口非让我进屋。于老师你还不知道吗。
岳:好客。
沈:假客气,进屋之后。
岳:折不过去了。
沈:就想给我显摆显摆,其实他新买的房,这,冰箱。
岳:冰箱还显摆显摆。
沈:就是啊,彩电,这是我们家客厅,走,我领你去我们家卧室去看看。
岳:卧室。
沈:我也这么想,这么私密的地方你让我进去干嘛。
岳:说得是啊。
沈:我转念一想,也行,于老师喝多了,我把他扶到床上,他睡了我走,进卧室了一开门,小沈,看见没有,床,我的床
岳:床也显摆。
沈:这床上这女的,我媳妇,这男的是我。
岳:信息量好大啊。
沈:真的真的真的,后来把我们俩打一顿。
岳:谁打一顿。
沈:喝多了,走的不是他家。
岳:你吓我一跳,汗都下来了。
岳:其实电视剧里很多规矩,就比如说兄弟情应该怎么演绎,咱们两个去打仗迎面是千军万马咱,俩跟人家干跟人家打你要说小岳你快走,我就得走。
沈:我让你走就得走。
岳:我就得走。
沈:不走不行。
岳:不行,咱俩表演一个。
沈:来,来。
岳:一二三,走,哒哒。
沈:小岳岳,走。
岳:我不走。
沈:小岳岳,走。
岳:哼。
沈:走了。
岳:不能打破它的规矩。
沈:那不见得。
岳:不见得,再来一回。
沈:小岳岳,回来 。
岳:怎么了?
沈:没让你走呢你就走了。
岳:我走早了 ?
沈:走早了走太早了,没法往下演了
岳:这不合适,这是电视剧里的规矩,再给大伙讲个电视剧里的规矩,男女主角只要是一摔倒,两个人肯定就能亲上。
沈:真的?
岳:咱俩演一回。
沈:不演。
岳:为什么?
沈:太寒碜。
岳:谁太寒碜 。
沈:你,太贱。
岳:我这么白,我还寒碜,好好合作一回,男女主角,我来男主角,因为我有阳刚之气。
沈:你演女的。
岳:行,我演女的,我去化化妆。
沈:还化妆?不化妆就够吓人的了,还要化妆。
岳:贾玲!像吗?我那么寒碜呢,我的天呐,我们这就开始,沈,咱俩去逛商场吧。
沈:不去。
岳:你得去知道吗,我是你娘们儿,我还得给你生孩子呢。
沈:我可等不到那一天。
岳:你得爱我。
沈:好好。
岳:开始啊,沈,咱俩去逛街吧。
沈:走。
岳:你至于吗。
沈:怎么了?
岳:为什么不扶我,你一扶我咱俩就亲上了。
沈:我哪知道你要摔倒啊你说走上商场你也不给我个信号,你哪怕说一声哎哟。
岳:我摔倒我还得给你信号吗?
沈:当然给信号了,这不演戏吗,你不给信号,我知道什么时候扶你,对吧。
岳: 行,费劲,小品演员我的天呐,十四亿怎么卖的,预备,开始,哎呀,你薅我头发干什么,夫妻两口子大街上女的摔倒了爷们儿薅人头发去。
沈:你上来就喊哎呀,那谁能反应得过来,不是我没反应过来,头发都没反应过来。
岳:那你不能揪它呀。
沈:那我不揪怎么办,你得有铺有垫。
岳:再来,咱俩去逛街吧。
沈:好。
岳:这有块西瓜皮,哎呀,你扶我呀!我的天,我今天我必须要亲上你,给我站那。
沈:你就差那一口了是不。
岳:你趴那我就亲不上了是不是,你给我翻过来。
沈:落幕,落幕,落幕。
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八月 3, 201818:16: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