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德纲单口《王半仙》08

摘要

郭德纲单口相声《王半仙》故事梗概:千千万万别出意外,您放心,我们这抬轿我们都练过,慢说是抬这个,抬棺材又怎么样,棺材上面放一碗水,这水不能洒了,出去出去出去,这结婚呢,滚,快去,把厨子叫来,厨子来了,大爷二爷,今天做饭您用心点,您放心,道喜的客人呢这日子高兴,嘴都刁,他跟出殡的不一样,出殡光顾着哭了,没有功夫。

郭德纲单口《王半仙》08
日期:九月 24, 201816:11:51 分类:王半仙 评论:郭德纲单口《王半仙》08已关闭评论 观看: 177


滚出去,喜娘进来了,就是搀新娘的喜娘,大爷二爷,那个你嘴有点把门的啊,多说吉祥话,您放心,没问题,今天把新娘接回来,步步登高一团和气,明年生一大胖小子,嗬,会说话,待会得赏你,谢谢您,要都是遇见您这主我们这行就好干了,前天遇一事倒血霉了,刚一拜堂,新郎死那了,新娘抱着灵牌在那拜堂,出去出去。

轰出去站门口一瞧,门口四个吹鼓手,跟那几个人正对调门呢,一个老师傅,告你们啊,今天王二爷大喜的日子,咱们吹点喜庆的,死人不能吹这个,把二爷气的我要倒霉是怎么的,吩咐一声花轿去娶美佳人,不料花轿到门惹出一场塌天大祸。准备好了,轿子就走了,可是人家这边呢也准备好了,耳听得远处是锣鼓齐鸣唢呐声声,一瞧啊嚯,好几十人抬着轿子来了,这边王半仙准备好了,一共是两道关,头一道关在桥头这,有二十多个街坊邻居,大伙在这把着,说你回家我们大伙跟这盯着,花轿来了我们上去就打,打他个七零八落,他可就来不了了,他一回去这事就拉倒了。

好,我谢谢您各位,我回家盯着,您几位在桥头这受累吧,王半仙回家准备,桥头这站着这帮街坊邻居亲戚朋友,正当中为首的这个叫囊鼻子老三,鼻子有毛病闻不见味,这主啊真卖力气,弄了一个大桶都是粪,搁在桥头这,他还弄一勺,搁这和弄,只要花轿一来,我就泼他一身,远远的望见花轿来了,老三左右一看,这哥几个帮忙的全走了,人家不囊鼻子啊,实在闻不了这味,两边全退了就剩他一个人,谁来了谁也活不了。

轿子来了,抬轿子的哥几个一提鼻子,抬到厕所来了这是,不像话啊,头里头有一大个过来了,一上桥,嘿,你干嘛呢,老三乐了,干嘛?送饭的,蒯了一下来吧,你蒯的满满当当的你这么泼就完了,他往后来吧,后边有十多个自己人,大伙退下去,一琢磨不行啊,他一个人跟那咱不能不管他,有个闪失没法交代,哥几个都来吧,刚一迈腿,哗,咱们还是走吧,大个两步到了跟前,囊鼻子回头还看怎么了,再一回头,人家拳头到了,啪,正砸在鼻子上,他这鼻子还是伤鼻子,滴滴答答血可就下来了, 把勺一扔拿手捧着,流血了,迎亲的队伍打旁边就过去了,人都走完了,接了满满一捧,抹一脸,我吓唬吓唬你,哎,人呢???迎亲的队伍来到了王半仙家门口,屋子里边徐媒婆换好了衣服,换了一身白,王半仙说这不像话啊,你今天应的这活是新媳妇啊,你怎么穿一身白呢,废话,我能不穿白吗。

我穿一身红真让他抬走了我也说不清楚,而且穿白的我有讲究,我就说他强娶寡妇,我好大闹喜堂,还是好,问题是你这样出去人家不让你轿,不要紧的,你跟他们去说,让把花轿横过来,把这口冲着咱的门,这叫和龙门,说有这讲究,正说着呢,鼓乐齐鸣,花轿到了门了,半仙出去一说,把那轿口扭过来,冲着我大门,这是我们家的规矩叫和龙门。

人家这些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就来吧,和上龙门之后,由打里边蹭的一下子,这位徐大奶奶就上轿了,鼓乐齐鸣抬到了汪宣的家,她走了,王半仙说来吧咱们规整规整吧,咱们待会稍微等一会,大伙一块奔汪老二的家,进门咱们就闹。汪家这会儿正等着呢,怎么还不来呢,正着急呢,听见鼓乐齐鸣,高兴啊,把花轿抬进来放在了院子里边,这一撩帘子,由打里边蹭一下子出来个小白人,头上脚下是一身白啊,下来之后,跪在喜堂里是放声大哭。

所有人都傻了,汪宣也傻了,这是怎么回事,我娶一个美貌的佳人,怎么抬回来一个吊孝的人啊,着呢吗回事,再瞧徐媒婆,哭天抢地啊,我可活不了了,天呐,还有王法没有,我这上着坟呢谁把我抢来了,把汪宣气的,心说抬轿子的你们都是疯子啊,人家上坟你抢她干嘛啊,再瞧这媒婆窜起来了,在屋里得什么砸什么,起啦咔嚓桌子上摆的水果,什么拉纤烛台全泼地上去了,汪宣没往心里去,大爷汪宁疼坏了,眼泪都下来了,砸了我兄弟的就跟砸了我一样。

后边捡,一个劲往怀里装,屋里是乱作一团,正乱着呢,大门口还乱,王半仙领着一帮人就来了,好几十个街坊大家都来了,你一嘴我一嘴,汪宣说这哪的事啊,我这娶媳妇怎么改了群殴了我这,旁边有一个明白人,谁呀?傧相,按现在说就是婚礼的司仪,一般来说呢得是上了点岁数的,街坊四邻比较看重的。

傧相赶紧拦,各位都别闹了,你们听我说,今天汪宣汪二爷这是成亲,小登科之喜,天大的喜事你们这么闹,如果说当官辫理的话你们难免吃亏,汪宣一挑大拇指,罢了,我今天请他没白请,您说的太好了,而且大伙马上安静下来了,听傧相接着说。

傧相一回头,不过二爷啊,强抢寡妇打官司肯定输,你想一想啊,她是寡妇徐杨氏,十里八村都认识她,守寡很多年了,而且来的这些都是远街近邻的,真打官司你一张嘴可说不过这些人去,咱们说了汪宣头脑简单,那怎么办呢?那个这位大妈咱商量商量,商量什么啊,这事是你惹的祸,我是我也知道后悔了,您说这事怎么办吧,我有三条你要答应了这事儿就拉倒,好,你说,第一,我贞洁烈女这些年了,现如今被你抬来好说不好听,舌头根子底下压死人,有会说的不会听,跳进黄河洗不清,我得顾全这个,汪宣说你这个还不如我这个呢,那您说怎么办,你呀,必须大摆酒席,请来街坊四邻让大伙吃顿饭。

  • 本文由 发表于 九月 24, 201816:11:51